主页 > 影音介绍 >依据选罢法 椿脚替候选人贿选 应视共同行为 >

依据选罢法 椿脚替候选人贿选 应视共同行为


花莲地方法院判决花莲县议员叶鲲璟的当选无效案,法官认定并非叶本人贿选,而是椿脚,尤其叶从头到尾都说不认识这名椿脚,本案虽非终审,但既然有法官既然有这样的见解与认事用法,值得未来所有参选公职的候选人警惕。
台中高分院有一案例指出,法务部每逢选举期间所推动之查察贿选工作,除宣示将加强查缉贿选犯行外,并大力宣导反贿选,鼓励民众勇于检举不法,选举如果採取贿选之不正手段,面对刑事追诉及当选无效诉讼之风险甚高,候选人、竞选干部及工作人员应有充分之认知。
地域代表制之选举,候选人登记竞选后,多设立竞选总部,组织助选团,积极募款助选,发动文宣广告,尤其选举行为,候选人之竞选活动绝非一人所得完成,须由整体竞选团队群策群力,荣辱成败共享,当选绝非候选人一人之荣耀,而係整体竞选团队之荣耀。
因此,在刑事犯罪,基于罪刑法定主义,非候选人之买票犯罪行为,当然不得处罚候选人;但在民事当选无效之诉,竞选团队或个人之行为,因选举结果归属于竞选团队(包括候选人、竞选干部、助选员、椿脚、政党),故竞选团队或个人之违法行为,在民事上应归属于候选人,始符政党政治、选举文化之特质。
因此,如有直接证据或综合其他间接事证,足以认定当选人对其亲友或竞选团队成员之贿选行为,有共同参与、授意或同意等不违背其本意,而推由该等人实行贿选之行为者,应视为係当选人与该等之人为共同贿选之行为,仍应为选罢法第一二○条第一项规範之对象。
选罢法第一二○条第一项所称之当选人,其行为人之概念固不仅限于当选人本身自为者为限,如当选人与他人具有共犯概念涵摄之範围者,应认仍在该条之文义範围内。然仍须有直接证据或综合其他间接事证,足以证明当选人对其亲友、或竞 选团队成员、椿脚之贿选行为,有共同参与、授意或同意等不违背其本意,而推由该等人实行贿选之行为者,始能认定当选人与该等之人为共同贿选之行为。当事人主张有利于己之事实者,就其事实有举证之责任,其举证责任与民事诉讼同。
相关推荐